央廣網北京3月19日消息(記者柴華 劉禕辰)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隨著年後資金市場上緊張情緒逐漸得到緩解,像餘額寶等火爆的互聯網將基金收益率也出現了連續的下滑。正在這個時候,央行頻頻的被曝出手或者意欲出手監管互聯網金融,這無疑引發了普通投資者們的擔憂。那麼對此,作為國內最大的互聯網基金,天弘基金方面如何回應?
  另外,央行官員此時發表文章認為,餘額寶投資存款應該受存款準備金管理的限制,有可能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如果今天一早打開手機餘額寶的頁面,你會看到目前天弘餘額寶-增利寶貨幣基金的七天年化收益率為5.5550%,儘管這個年化收益率還是遠遠高於銀行活期存款的利息率,但顯然,比起今年1月1號時候的6.74%,這個收益率是遜色多了。而可能讓你更失落的消息是,天弘基金固定收益部基金經理王登峰表示,這個收益可能還要繼續下降。
  王登峰:餘額寶的收益超過6%,其實這個是已經過高的情況,跌破6%才是一個理性回歸。收益率還會有所下降,下降到多少水平呢,估計在5左右吧。這個應該是第一個階段的一個階段點。
  當然,此前的採訪中已經有很多普通投資者們都表示,即使收益率下降了,互聯網寶寶們仍然是一個管理手中閑錢的好去處。但問題是,最近連續爆出的新聞顯示,央行要對目前運作的互聯網基金們展開管理了,由此帶來的心理影響可能就大得多。上周,央行先是發文暫停了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業務,隨後周末就爆出央行有意限制第三方支付,金額的限制從1000到1萬。緊跟著就是鋪天蓋地的各類報道上,投資者們各種擔憂:"那我已經買了的餘額寶將來是不是取不出來了?" "這麼點資金的限制還怎麼理財,是不是寶寶們就不能用了呢?"天弘基金方面就此表示,這些文件對餘額寶其實沒什麼影響。
  王登峰:關於市場傳聞餘額寶以後的資金無法提出來的話,這個是純屬造謠的,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違反基金法的,違反基金合同的,你的錢怎麼能提不出來呢?這是不對的。不會堵著讓這錢出不出去,這個大家可以放心。
  春節過後,關於互聯網金融監管要不要加強、貨幣基金協議存款是否要收準備金、寶寶們的高收益會不會隨著監管的加強而一落千丈,各式各樣圍繞著互聯網理財的話題幾乎每天都有新的論調出來。管或者不管,防或者不防,互聯網金融的風險究竟在哪裡呢?而監管的核心準則又該聚焦在哪裡呢?
  以餘額寶為代表們的寶寶們主要是貨幣基金,而貨幣基金主要投向了銀行的協議存款,而這些協議存款如果也收20%準備金,那基本就不用賺錢了。因為靠寶寶們理財的普通老百姓越來越多,這樣一個原本專業艱深的金融邏輯線路逐漸進入了很多普通人的腦海。繞來繞去,其實本質上就是要為相關風險做多少準備的問題。作為主要運作餘額寶的天弘基金一方,天弘基金副總經理周曉明表示:
  周曉明:這個正在與監管部門溝通吧,逐步的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業務發展比較快。就設這個事情肯定是合理的,但是設多大的比例,對於這個不同的業務類型肯定都可能有討論的空間。
  其實早在今年兩會前,圍繞著寶寶們的協議存款是不是應該交準備金,爭議的聲音已經不絕於耳。而作為主要監管機構之一,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發表文章認為,在我國,餘額寶等貨幣市場基金投資的銀行存款應該受存款準備金管理。當然,其他類似的同業存款和貨幣市場基金的存款也應該一樣被管起來。不過,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則認為,餘額寶這類創新型的業務,也需要創新的風險監管方式,只靠準備金肯定不行。
  趙錫軍:這種創新型的業務可能有些地方可以用傳統的監管的一些要求和措施,但有些地方可能需要監管方面做出一些創新,這幾個方面可能要共同來努力。
  說白了,這其中風險與監管的平衡,一旦摻雜了普通人的利益在裡面,管與不管,博弈起來就激烈得多。對此,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明確認為,餘額寶90%投向了協議存款並不是餘額寶的錯,因此就算要提出監管措施,也不應該僅僅是針對互聯網基金。
  吳曉靈:行業當中存在的問題並不是由於寶寶們的出現,而出現的新問題,是由於寶寶們的出現放大了過去的問題,因而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抑制寶寶們,而是要解決銀行同業本身所存在的問題。  (原標題:餘額寶緊急撇清央行限令 天弘基金稱收益或繼續下降)
創作者介紹

中古屋裝潢

mo45mots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